洲川良栉

永远都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有时人要往回看看呐【想画漫画的幼稚鬼/现役神经病/欢迎勾搭w

【莫魔瑟】纯白纪念——花嫁(上)

'

阿奈。:

这次绝对是上下篇撸完!你看我闪亮亮的眼神儿 OWO


绝对不手贱,下篇是什么我们都懂的


这完全是不出纯白型亚瑟-魔法之派的怨念产物


不过日服要出 圣夜型亚瑟-魔法之派-  这稍微平复了一下我的心情,不然大家都一起没肉吃,大家一起丧心病狂的撸文报社吧哈哈哈哈(作死。


废话不多说,这篇依旧OOC严重,只是满足一下我的幻想而已


以上


-----------------------------------------------------------------------------------------------


飞舞的花瓣洋洋洒洒的飘落在卡梅洛的城墙上,清风吹起薄纱,在阳光下伸展出一抹飘逸的弧度,这少女们的节日——花嫁


 


亚特觉得今天出门绝对是一生中最错误的选择,在穿着纯白嫁衣的少女中间一身墨绿的他显得尤其显眼,这样还不如披着床单出来,亚特默默的在心里吐槽这个节日


 


“亚特大人,早安”琪妮安微笑着向他的王打了招呼,她抖了抖猫耳似乎有些遗憾没能看见自己王的变装“听说技巧之场的王正在找您,不去看看吗?”


 


亚特抽了抽嘴角,莉格找他绝对没有好事


 


“不,我还有点事…”亚特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这趟浑水还是不要参与好“我要先回去拿点东西,谢谢你告诉….”


 


“恩?亚特很忙吗?”


 


完了……


 


清脆的少女嗓音从身后传来,不用转身也知道技巧之场的女王殿下驾到了


 


亚特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的运气点了一根蜡烛,现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不,完全不!早安啊,莉格…”


 


跟随着女王殿下来的还有不少熟人,害羞躲在莉格身后的诺蕾,一脸不情愿的桂妮薇尔和紧紧拽着捧花的小龙女,还有正和维多利亚窃窃私语着的德斯菲亚,后者兴奋时还拿出了剑挽了个剑花


 


亚特咽了咽口水,这是要干嘛?


 


对方像是看穿了他的意图,走上前去一把揽住正在计算逃跑路线的亚特“听说魔法之派只有你没换衣服呢?姐姐可是很想看亚特出嫁的样子”


 


我可是男孩子啊!


 


反驳的话语还未出口就被腰上掐着软肉的手阻止了“亚特那么乖巧肯定不会拒绝满足姐姐这个小小的愿望吧?”女王殿下看着他,笑得一脸灿烂


 


“我……”


 


“妮妙也很想看,亚特的婚纱”不知何时,带着巫师帽的少女也凑了上来,她皱着眉,似乎正在想如何形容自己想到的景象“肯定很漂亮,比点心,更漂亮”


 


看着围着他的少女们亮晶晶的眼神,亚特无奈的点了头。


 


‘女难’什么的简直糟透了……


 


 


直到将最后一朵玫瑰别在亚特耳侧的辫子上,整套婚纱才算大功告成


 


亚特面无表情的戳破了漂浮在半空中的粉红泡泡,他实在没有勇气去照镜子“我可以脱下来了吧…”


 


莉格摇了摇食指,拿过一条白色的缎带在他颈间系了一个松松垮垮的蝴蝶结,刚好遮住了他不太明显的喉结。


 


“不可以唷~”她接过琪妮安递过来的照相机,轻轻掂了掂“因为要庆祝一下,给亚特留下一点愉快的回忆呢,所以…”


 


还能有比这更糟的吗?


 


答案是当然的


 


显然亚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悄悄握住放在一旁的圣剑,拿起一束捧花解开丝带向空中抛去。雪白的花瓣四散飞舞着,仿佛落雪般纷纷洒落遮住了少女们的眼帘


 


好机会!


 


亚特提起层层叠叠的婚纱裙摆一跃而起,落地时凉飕飕的腿间和差点摔倒的细长高跟让他不得不对女骑士们充满了佩服,要适应这样的服装还能发挥出强大的武力,这也只有从湖中诞生的骑士才能做到了吧…不,也许还应该加上莉格


 


但现在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他只能竭尽全力的奔跑…如果被追上了…亚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绝对不能被抓住!


 


 


 


转过一个街道,亚特闪身躲进一个隐蔽的小巷中,却不料想阴影处似乎一个抱剑倚墙而靠的人影


 


是谁?


 


亚特像受到惊吓一般,弓起腰崩出一段漂亮的弧度。这个样子实在太羞耻了,不管是谁都不希望被看见,他退后一步打算尽快离开却不想踩在了蕾丝拖尾的后摆上,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果然是流年不利,脑内一闪而过的这句话就认命的闭眼打算和地下的青砖来次亲密接触。那人影却比他更快揽住他的腰向前带去,亚特整个人扑上去鼻尖狠狠撞在那个人的胸膛上


 


“疼疼疼疼”


 


生理的泪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沾湿了黑色的骑士服…黑色?亚特揉眼睛的动作顿时一僵,整个卡梅洛穿黑色虽然不常见但也不是没有,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还坚持穿黑色铠甲的骑士只有…


 


“您没事吧…王?”


 


果然认出来了!对方的声音听着还带上了一丝笑意,说话的热气轻轻呵在他别着头纱的耳侧,小巧圆润的耳朵红了个彻底,亚特甚至连说话都带上了微弱的颤音“没事!莫德雷德先生不要看了!…我马上就,就换衣服,这是…”


 


“很漂亮”


 


莫德雷德也没想到只是为了躲避人群在巷中小憩的时候会遇到这样的惊喜,看着那个突如其来闯入的少女,洁白的嫁衣为这阴暗的小巷染上了一抹纯白。


 


虽然对方像是在躲避着什么看着也有些许的狼狈,但仍无损那惊人的美丽。绢纱垂下微微遮掩住了精致的脸庞,亚麻色的长发披落在洁白光裸的肩颈上,小麦色的皮肤上流转着珍珠般的光泽


 


少女在防备着他,灵活的动作透着几分熟悉,对方似乎正在上下打量着他,金绿色的瞳孔宛如名贵剔透的水晶一般,莫德雷德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这熟悉的姿态除了他的王还能是谁。


 


即便是他,看见心上人穿着婚纱降临在自己面前,脑袋也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可惜事与愿违,事情总是不太凑巧


 


“被我找到了,亚特~”长长的拖尾露了小半截,衬着黑色的石壁尤其显眼,莉格手里还握着那个名为“相机”的凶器,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近


 


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不仅穿着女装遇见了莫德雷德先生还被莉格给抓了个现场,他以后还能顺利在卡梅洛生存下去么,亚特有些欲哭无泪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传来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抱歉了王”


 


莫德雷德拦腰抱起亚特,他的王意外的轻…虽说是为了帮助亚特逃脱莉格的魔掌,但骑士心中有存了点小心思,不想被任何人看见这样的王,穿着婚纱的漂亮的不似凡人的亚特只有他知道。


 


如今亚特也管不了许多了,早早摆脱莉格再换上训练服,最后向莫德雷德先生说清楚穿女装绝对不是自己自愿的!才是最重要的事


 


女王殿下怒了努嘴,接过龙女的捧花一把向抱着亚特的莫德雷德扔去,朝空中大喊到“这次就算了,下次亚特一定要好好补偿我!”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看不出自己在帮他么,下次让莫德雷德一起替亚特还债好了


 


莫德雷德的确无愧于卡梅洛最强骑士的称号,即使抱着亚特在城中穿梭,速度也十分的快。最终他们还是回到了亚特的小屋,放下亚特的一瞬间,莫德雷德心中产生了些许不舍,如果能抱会儿就好了……不过看着一席嫁衣的自家王,骑士总有一种抢婚的感觉


 


抢回来,那就是自己的了吧


 


看着自家骑士依旧面瘫着一张俊脸,亚特纠结了一小会儿决定还是向对方道了谢并提出了邀请,明明是很平常的事现在却觉得令人心跳不止“如果不介意的话,莫德雷德先生要来我家坐一下吗?”


 


“恩”


 


莫德雷德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和心上人独处的机会可不多,每次总会遇见一些来捣乱的人,这令审判役大人不愉快到了极点


 


推开门


 


亚特马上又关上了门。他死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了门牌号


 


对,没走错啊


 


过了几秒,再次推开景象依旧没变。原本质朴的木屋内本装饰成了粉色,挂满了彩带和气球,还贴满了各式各样的爱心图案。桌子上还放了一个三层的蛋糕,白色的奶油裱成的花朵围绕了中间用果酱和水果装饰的一黑一白两个小人,衬着蜡烛散发的微弱光芒看起来温溪又甜美


 


亚特深呼吸一口气还是走了进去,他看见桌子上还放了一张小小的贺卡,轻声朗读起来:


 


『亲爱的王:


桌子上的蛋糕可是全体骑士送给您和莫德雷德先生的礼物,请怀着对骑士的爱把蛋糕全部吃掉吧。祝福你们能够早日结婚,这样我也就能够早一点看见亚特大人穿婚纱的样子了~


PS:艾尔大人让我转告您一句,再拖下去就直接给你们喝爱的秘药了


——您忠心的骑士


点心缇』


    


亚特的脸蛋刷一下变得通红,耳朵隐隐约约都透出了些许粉色。他紧紧扣住裙摆,低着头不敢看莫德雷德的脸色


 


肯定觉得很恶心吧


 


看见了自己的王穿女装,还被这样戏弄着,莫德雷德先生肯定生气了。巨大的羞耻感袭来,亚特说话都有些呜咽“对,对不起…呜,我…这不是,艾尔开玩笑的而已,请不要…不要放在心上,我马,马上去收拾…”


 


“请…莫德雷德先生,请不要讨厌我,我…我只是…”


 


亚特用臂套横在眼睛前面,他努力上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明显,但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往下落,在蕾丝上晕染出一滴滴泪渍


 


莫德雷德叹了口气,到现在还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当然是不可能的,骑士平复了一下激动得似乎要跳出来的心脏,他拿过从龙女的捧花,献到自家王面前。在亚特惊讶的眼神中,单膝下跪


 


这一次不再是表示忠心与臣服


 


莫德雷德牵过亚特点缀着薄纱手套的手,在无名指上轻轻烙上一吻


 


“我的王,亚特,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


 

评论

热度(25)

  1. 洲川良栉时读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