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川良栉

永远都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有时人要往回看看呐【想画漫画的幼稚鬼/现役神经病/欢迎勾搭w

论修罗场是如此产生的(二)

''

阿奈。:

我终于懂了什么叫做 挖坑一时爽,全家火葬场了QAQ


这玩意儿我真不懂在写啥了    后面有惊喜(惊吓) 你们懂的


反正我CP已经乱套了,对着兰斯剑怎么都萌不起来了


再贱了各位QAQ


修罗场写得太少不开心!下次在亚特看不见的地方再来一次


----------------------------------------------------------------------------------------------


 


从第一眼看见这位骑士开始伊奥斯就明白自己和他不对盘,对方看向他的眼神毫无温度,带着令人心悸的颜色


 


“背叛的骑士…”对方挡在少女的身前,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这让他觉得越发碍眼了“离开”


 


莫德雷德却依旧沉默不语,他缓缓从腰间抽出王剑,那柄剑的黑红就如同这位骑士一样象征着不祥,冷冷的剑身印着对方不悦眯起的目光“该离开我王身边的是你”


 


绝对的挑衅


 


少年的冲动完全被指向自己的剑尖挑起了,少女的身边不应该留下这位背叛者,即使他是王国的审判役,即使自己不能留在少女身边


 


但是不可以是这个人


 


他利落的划破一道剑光,残留的血迹被从圣剑上甩落,这才是真正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少女用剑鞘狠狠打开了两柄相撞的剑


 


“莫德雷德先生你太冲动了!”少女的眉头不悦的皱起,但是伊奥斯却注意到她的话语中带着更多的是心疼的意味。


 


他扣住胸口,明明没有受伤,也没有没有沾染上外敌的血…但还是有点疼,有点不舒服,心口像被什么压住了一样。


 


“脸色不太好啊,伊奥斯先生…”少女如葱白的手指忽然点了点自己的额头,伊奥斯不禁后退了一步


 


太,太近了


 


即使不是小孩子,他却也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女性,更何况是自己心仪的对象。可惜对方实在太天然“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没事了”他大概可以想象自己的脸就像披风一样的红,刚才的疼痛感瞬间烟消云散


 


“我代替莫德雷德先生向你道歉”少女偷偷的扯了扯骑士衣着的下摆“快道歉啦”


 


“不…”被这样看着,即使是莫德雷德也有点招架不住


 


实在是太过于温柔了,这个人。这样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作为王


 


呆着她的身边真是一件幸福的事,能这样全心全意的注视着被肯定那样的话即使在承担了背叛的罪名也是愿意留下的吧


 


可是伊奥斯不是莫德雷德,他有自己的城,他的身上还背负着骑士的民众的期待。他只能独行在独木桥上。


 


他如此想着,眼光有些黯然


 


“王,外敌已全数消灭,兰斯洛特大人打扫战场完毕,剑术之城等待着您的回归”菲的声音及时的传出,伊奥斯这才发现自己已逗留了不少时间


 


要走了,但却至始至终不知道少女的名字


 


莫德雷德看着他的眼神依旧不善,仿佛随时都被扑上来咬断他的喉咙的一匹狼。可是最强又怎样?能理解王的只有王


 


伊奥斯将圣剑收回剑鞘,他明白自己总有一天会再次与骑士交战,到那时大概就是至死方休了吧。


 


即使是遍体鳞伤也要留着身边的东西


 


绝对不会放手


 


 


 


 


“我做错了吗?”


 


正常汇报战况的兰斯洛特有些错愕,曾几何时少年已然不是当初只懂得一味向前拼命的愣头青,成长为一位优秀的王了呢


 


“但是我却弄不懂…”伊奥斯有些犹豫“想要她留在我的身边,想要…”


 


“不,并没有。您没有错”优雅的骑士恭敬的单膝跪下“我会成为您手中的利剑,只要是您的愿望我都愿意完成”


 


王,你可知道?


 


魔法之派的存在都拥有魅惑人心的力量,不论是那位年少的王女或者还是那位金发的女骑士


 


加拉哈德,你是否也如同你的王一样看不清我的心呢?


 


我是如此的仰慕着你啊


 


一如,王与王女…


----------------------------------------------------------------------------------------------


希望各位不要吃惊...嘛,兰斯洛特X加拉哈德  可萌了


我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来一发高文与兰斯的修罗场   被加哈欺负的高文也是可萌了


魔法之派的各位在我心中都非常受欢迎呢(魔法家的大痴汉....


反正CP什么的真的不要在意了=A=


请不要和我说放弃治疗,从来就没打算治疗过的我


以上

评论

热度(19)

  1. 洲川良栉时读 转载了此文字
    ''